新闻是有分量的

互联网革命将带来制造业大淘汰

2019-07-22 10:54栏目:投资
TAG:

  想怎么样重振制造业,因为信息化革命已经结束,互联网已经变成了普惠性工具。未来几年内,我们不但要把产品卖到全世界去,我们要把人民币的泡沫输送到全世界去,买他们的车间、工厂,买他们的机器,这个很重要。

  第三,消费升级诱发供给侧改革。供给侧改革这个词是去年11月中央在三改小组会上第一次提出,供给侧结构改革,说明中央政府对制造业产能的落后淘汰的决心已经下定了。中央政府已经清晰的认识到供给侧改革,通货紧缩,供给侧改革。供给错配,错配会产生势能,这个势能叫适配势能,只要把它配起来,就有机会。

  为什么说制造业到了黄金五年的开始,过往成功的优势都丧失了,我们可以清零。我们现在站在新的起点上,互联网已经成为普惠工具,我们不需要再对互联网恐惧;第二,在硬件革命上,中国跟全球制造业大国一样,我们处在新的工业4.0的基础上;第三,本国消费者出现革命性的变化。未来五年成功的人,就是建立在这三个起点上。

  中国大公司未来五年,将失去成长对标、变革管理开始模式变革、参与全球的技术创新。在这个变化过程中,有两个革命性驱动力,对所有的企业,这两条是最关键的。

  第一,信息领域,互联网革命。我们要重新定义渠道。未来,如果你利用大数据的话,会出现什么结果呢?真正极致的模型是车间和消费者之间没有任何的渠道,这一天一定会到来。

  第二,重新定义技术创新,我们有很多技术创新平台,未来会开放。未来的竞争,彻底的平台化,企业的能力会被重新定义,特别是零配件这些,彻底平台化。当能力被平台化以后,会出现一件事情,这是现在中国科技界正在谈的话题,结构式创新。

  第三,重新定义消费者。未来真正的消费者将三位一体,他们将不是单向B2C的,而消费者掌握了主权,掌握了购买的主权,掌握了产品设计的主权,甚至掌握了产品投资的主权。

  互联网第二个革命是什么呢?硬件革命。运用互联网工具的同时,要了解这些东西,柔性生产线,机器人,传感器,认知技术,VR技术,新材料,新能源,这些东西将成为我们的标配。

  消费升级的同时,中国消费者日益圈层化,更加注重性能比。中产阶级消费者愿意为好的服务买单、为好的性能买单、为好的技术买单。淘宝发展到今天,那么流弊的企业,他的发展面对瓶颈,因为每一个品牌背后都有一个人格体。红领是去年给我们讲过课的人,是中国最早做定制化工厂的,整个生产线柔性化,中国未来这样的生产车间,柔性化的生产车间,基本上所有的领域都会出现。定制是去渠道的根本化,未来产品都将变为直销型。

  中国的西装、家具、服装业,这些行业都发生了种种的转型变革。我们面向未来,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但是我们已经形成了新的战略起点。未来不是黄脸婆的五年,而是一个黄金五年。

  未来的五年,一定是大淘汰,德国的未来五年,最好的3000家会淘汰到40%。我们要在五年后还能够聚在一起,还能够在这里,我们一定要形成特殊的能力:在生产上我们要形成柔性能力;在研发上要实现单点突破的爆品能力,在营销上我们要学会运用大数据,在价格上摆脱成本定价模式,把人民币这个泡沫牢牢的吃到自己的肚子里面,我们要成为泡沫的一部分。

  我认为中国制造从成本优势、规模优势,制度优势,36年来的这个公式到今天变成三个新的优势。

  第一,互联网工具。互联网是一次基因再造,改造我们所有跟消费者的关系,改造我们的生产线,改造我们几乎所有的能力。

  第二,工匠精神。德鲁克讲一句话,商业的本质是你做一双皮鞋卖给那个消费者,这个消费者穿这个鞋子在脚上很舒服。

  第三,我们要改变我们的创新能力,要积木式创新,我们要开放我们的创新平台,我们要成为全球产业变革中的一部分。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哲学家,他是一个疯子,他讲过一句话,他说上帝死了,他讲上帝死了以后,这个世界原有的结构体系,哲学体系,瞬间瓦解。当上帝死了以后,世界重新产生,一切坚硬的都将烟消云散,我们过往所有的成绩,过往所有的优势都将烟消云散。那些即将消灭我们的东西,在未来将让我们变得更加强大。

  相关:中国制造处于转型变革关键期

  值得关注的是,美国提出了制造业再造计划,日本提出工业复兴计划,德国提出了工业4.0,中国提出了中国制造2025。这些国家都把国家战略重新放到制造业上,是因为以互联网为代表的工具革命已经结束,未来五年内不会再发生任何意义上的工具革命,现在全球都在琢磨如何重振制造业。吴晓波建议,中国在重振制造业的过程中,可以通过购买全世界制造业中间产业的核心部分,来实现弯道超车。

  在这股制造业重振的大潮中,吴晓波认为以海尔、华为、美的、苏宁、比亚迪等为代表的一批中国大公司将失去成长参照物。这些中国龙头企业在转型过程中,有机会创造出一种全世界都没有的管理模式,中国企业也将更为主动地参与全球的技术创新。这些中国大企业的成长方式将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不再基于成本、规模优势上,而是在技术创新、资源整合、管理模式变革上。

  吴晓波同时表示,互联网革命会逼迫企业重新定义渠道、技术创新、消费者。同时也会通过柔性生产线、机器人、传感器、VR技术、新材料、新能源的使用,带来硬件生产的革命。这将是互联网给制造业带来的两大革命性的驱动力。

  吴晓波建议,中国制造业要加速培养多重能力,包括在生产上形成柔性能力,在研发上实现单点突破的爆品能力,在营销上学会运用大数据,在价格上摆脱成本定价模式,以及拥抱资本的能力。

  中国制造的优势已经从当初的成本优势、规模优势、制度优势,演变成了三大新优势:互联网工具、工匠精神、积木式创新,这应该是新中国制造的重要优势和内涵。吴晓波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