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隔山打牛的阿里云:以“人工智能+物联网”二

2019-06-10 09:59栏目:投资
TAG:

今年,云栖大会举办到了第9届,十多万人奔赴现场参会,人声鼎沸,熙熙攘攘。

但马云还记得最初的那场云栖大会,三四百个工程师聚在这附近的酒店里,风尘仆仆,神色间又带着兴奋。酒店里看不到今天充斥现场的黑科技,普通的大堂、普通的餐厅,一群很纯粹的人在这里分享自己的观点,谁也想不到这里九年后的盛况。

从三四百人,到十多万人。

从飞天计算操作系统,到城市大脑、车路协同,以及未来极有可能大力推进的新制造,我们想捋一捋阿里云这些年踏过的脚印。

确定方向:云计算+IoT+人工智能

时至今日,阿里云的三驾马车已然清晰。

云计算业务的诞生与淘宝的特质有关,与电商伴生的是各种促销活动,双11等促销活动期间,大量消费者挤入淘宝,开始抢购,而活动一结束,他们的购物欲又降低到日常水准。这对平台的计算能力提出了特殊要求——大促前需快速扩容,大促后再撤掉资源。

想也知道,这么一来必然导致成本的大幅增加。成本最低的方案就是将计算放在云端,各企业按需使用计算机资源,并共同承担成本。基于这一考量,阿里巴巴在2008年制定了云计算战略,并确定进行技术转型,从传统IT架构转向互联网架构。

2013年,超大规模通用计算操作系统“飞天”逐渐成熟。8月,阿里云宣布对外提供5K(单集群5000台设备)计算能力,成为中国第一个独立研发拥有大规模通用计算平台的公司。当时平台计算100TB排序耗时仅30分钟,超过雅虎一个月前71分钟的记录。阿里云团队将系统的计算能力,一举牵引至世界前列。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大部分人对阿里云的定位都是国内最大的IaaS提供商,直到2016年人工智能市场的爆发。

实际上早在一年以前,阿里巴巴就联合富士康以145亿日元战略投资了软银旗下的机器人公司SBRH,但当时那还与阿里云关系不大。2015年阿里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动作有几个,发布阿里小蜜,这一人工智能客服是在电商业务体系内的;支付宝发布9.0版本,集成阿里的智能客服,看起来同样与阿里云不发生任何联系。

阿里云真正接过人工智能的接力棒,是在2016年,那一年的云栖大会上,阿里云总裁胡晓明发言道,“拥有了数据的积累,机器将替代人类的智商,我们判断人工智能的时代已经到来。“

从业务层面来看,由阿里云来深挖人工智能也是自然而然。一方面人工智能和云计算密不可分,需要通过计算完成数据处理和判断,两块业务放在一起会碰撞出更多令人惊喜的火花。另一方面,阿里的不少人工智能业务服务的是B端客户,ET大脑中主推的城市大脑、工业大脑、农业大脑,主体分别为政府、制造业企业、农业企业,它们的数字化程度相对较低,如果未来能实现“人工智能化”,在自身效率提高的同时也能推动阿里云的云计算业务增长,阿里云可藉此撬动未曾被开发的广阔市场。

由人工智能推进到物联网则花了两年时间,2018年3月,胡晓明在深圳宣布:阿里巴巴全面进军物联网领域,物联网战略与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业务板块混合推进。

从人工智能迈步至物联网,是一种历史的必然,就好比气态水在高压强下必然会凝聚为液态一样。物联网体系内的各类传感器,负责信息的采集,相当于将现实世界数字化,哺以人工智能充足的原始素材。

这其实是一套组合拳,IoT担纲数据采集;人工智能实现理解和判断;云计算自不必说,数据处理的过程需要经由计算来完成。三者叠加,极大地拓展了阿里云的业务边界,它从一家仅提供云计算服务的公司,拓展至更为多元化的领域。

于是阿里云有了城市大脑,它是ET大脑的重要板块,通过拥堵指数测算、信号灯效率优化、主动报警等服务提高城市交通效率。拆解一下,摄像头、信号灯等组成了物联网,城市大脑本身是人工智能,云计算由阿里云提供。

于是阿里云有了达尔文计划,即通过一系列的包括平台、芯片和微基站在内的全链路生态服务,交付给企业一张自有可控的物联网。意即阿里云可以直接交付给企业成熟的物联网服务,云计算之后,物联网也成为了能单独输出的业务。

于是阿里云有了新制造,这是马云今年着重提的概念,旨在通过新技术完成制造业升级,落地柔性供应链,实现按需定制。阿里云的ET工业大脑早已在制造业中发挥价值,它的属性是人工智能,马云显然还要在新制造这块深挖,加入更多物联网和人工智能技术,并扩展至细分应用领域。

拓展边界的同时,阿里云也加强了云计算服务,公布了面向万物智能的新一代云计算操作系统——飞天2.0,可满足百亿级设备的计算需求,覆盖从物联网场景随时启动的轻计算到超级计算的能力。

这也正是2018年云栖大会的几大核心内容,接下来我们来看看这些业务的进展。

城市大脑

今年的云栖大会主论坛上,杭州城市大脑完成了2.0版本升级。

城市大脑的第一次现身,是在2016年的云栖大会上,也就是阿里云接棒人工智能的第一年。它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利用城市数据资源,对城市进行全局分析,并优化交通效率。

去年年中,城市大脑已经进入实际应用领域,并能实现110、120等特种车辆优先调度,它们上路时,红绿灯会智能调整为通行模式。今年的2.0版本主要有两方面提升,应用范围扩大、细节功能增强。

在过去一年,城市大脑的管辖范围扩大了28倍。杭州主城限行区域全部接入大脑,此外还有余杭区临平、未来科技城两个试点区域及萧山城区,总计420平方公里,相当于65个西湖。优化信号灯路口1300个,覆盖杭州四分之一路口,同时还接入了视频4500路。

功能方面的革新则有三项:建立城市交通的七大生命体征(在途车辆数、拥堵指数等)、实现主动报警与主动处置、首次面向公众提供服务,实现实时信息推送。

此外,杭州城市大脑还首次落地到交通以外领域。目前,在杭州市余杭区,杭州城市大脑正在参与消防应急等社会精细治理建设。

车路协同

车路协同则是今年刚刚发布的新概念,核心是在打造自动驾驶体系时,由车向路延展,利用车路协同技术打造全新的“智能高速公路”。这一战略将由AliOS联合阿里云、达摩院、高德、支付宝、千寻位置、斑马网络等共同完成。

战略执行上将从云控平台、智能感知基站、协同计算系统三个层面推进。路侧使用达摩院感知基站技术,车的感知与协同计算由AliOS构建,云控平台扮演云端大脑的角色。此前,阿里云已经与浙江省交通运输厅达成战略合作,共同推进智能高速公路建设。

按照阿里巴巴的构想,智能高速公路将全面支持普通功能车、互联网汽车、自动驾驶汽车,赋予驾驶者以“千里眼”和“顺风耳”。路会告诉车“我看到了什么”,车会告诉路“我经历了什么”,大脑则在云端运筹帷幄,人-车-路-云全面协同。即便是高速路上500米外的一个小坑,你的车也能提前“看到”。

究竟为何要把“路”纳入智能体系?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首席科学家王刚进行了解释。

从安全性角度考虑,即便在一辆车上装满传感器,受限于车子的高度,它仍然会存在盲区;此外,感知雷达的精度范围只有几十米,车速较高的情况下有追尾风险。而一旦采用,它可以把自己的视野‘分享“给车,即便车上没有摄像头,它也能预判每条路的实时路况。

从成本论,中国高频使用的公路非常密集,2017年底中国的汽车保有量是3亿辆左右,如果我们把这些车通过智能道路的方式完成自动驾驶升级,成本会比实现单车自动驾驶低得多。

目前,阿里无人车已应用了车路协同技术,并在杭州的开放路段进行了多次测试。在此前进行的多次对比路测中,设置了可移动假人从障碍物后突然出现的场景,在不开启道路协同的情况下,紧急避让全部失灵,在开启后紧急避让或停车全部成功。

达尔文计划

达尔文计划的目的,是为企业降低物联网研发成本。阿里云将通过一系列的包括平台、芯片和微基站在内的全链路生态服务,交付给企业一张自有可控的物联网,提供底层基础服务。

为此,阿里云与诸多伙伴合作推进。与ASR公司合作推出业内最小尺寸LoRa芯片。同时与广电系达成物联网深度合作,依托频谱资源、物联网全链路资源,快速、低成本地搭建物联网络。

阿里云首席智联网科学家丁险峰在主论坛上进行了物联网能力展示,他关闭了展区内所有物联网网关,数据大屏上的几十种数据瞬间暗了下来。

随着一声“启动”,主会场对面“阿里云天空物联网LoRa站”字眼的巨大飞艇有了动作,飞艇上的LoRa物联网关被同时开启。接着现场的物联网设备迅速被飞艇上的信号连接,一个菜鸟无人小车载着包裹,从地面去往地下20米的仓库,来到等候在那里的用户面前。当他拆开包裹的一瞬间,主论坛数据大屏上立即显示包裹被打开。

阿里巴巴以这样的方式昭告对于物联网战略的态度:由飞在天上的飞艇、地下基站共同搭建了一个“阿里云天空物联网”。

这次展示是物联网基础设施的一次具象化表现,背后体现的则是阿里云物联网技术的成熟,也是阿里云将物联网作为战略重心发展的实践行为。

飞天2.0

阿里云公布了面向万物智能的新一代云计算操作系统——飞天2.0,可满足百亿级设备的计算需求,覆盖从物联网场景随时启动的轻计算到超级计算的能力,这也是阿里云史上最大的一次技术升级。

全新一代的飞天2.0拥有更强健的技术设施,包括从秒级启动ECI到云上超算集群的全场景覆盖,云边端一体的协同计算和AI能力,全球可达的网络和对IPv6的全面支持,可让万物能随时随地被连接、计算、智能化。

“飞天2.0支撑了阿里云遍布全球的基础设施,针对亿万个端进行广泛适配,可覆盖最后一公里的计算。”阿里云产品总监何云飞表示:“计算是心脏,AI是大脑,IoT是神经网络,这是我们对万物智能时代的构想,也是飞天2.0的设计理念。”

在物联网这个新赛道上,飞天2.0具备更强的连接能力,兼容市面上90%物联网通信方案。

新制造

相比于以上种种业务发布,马云所说的新制造更偏向于“行动纲领”,这将是阿里云未来数年的战略前进方向。

马云表示,中国90%以上的机器设备都没有相互连接,只是一个个孤立的载体。如果把制造业所有的机器设备、所有生产线的数据全部打通、智能化,将彻底变革经济发展方式。

新制造从根本上颠覆了价值创造的模式。以前是制造者主导,未来是消费者主导。制造者主导的时候,是大企业得益,消费者主导的时候,是有技术有创新的中小企业获益。新制造不是大企业的独家专利,要成为小企业的制胜法宝。

在这一纲领下,阿里云实际上已经有了具体落地的产品,如飞象工业物联网平台和ET工业大脑。

一个月前的重庆云栖大会上,阿里云针对工业领域发布了飞象工业互联网平台。飞象工业互联网平台,为企业提供安全、高效、低成本、易部署的工业各领域解决方案,并将解决方案云化沉淀到平台上。中小企业缺乏资金因而更渴望运用先进的云计算、物联网技术。飞象平台支持3类云边协同方式,减少80%前端开发时间,减少90%部署环境搭建时间

ET工业大脑的发布时间更早,在2017年3月份,它已经在企业中运用并有了一定成果。攀钢集团是国内率先实现信息化及自动化建设的钢铁企业,阿里云ET工业大脑以数据为切入点,融合攀钢生产系统的海量数据,并对提钒、脱硫、转炉炼钢、精炼、连铸等炼钢全流程相关的生产过程和检测数据进行挖掘分析,构建钢铁料消耗工艺模型并对关键因素进行算法调优,一年可节省400万公斤炼钢原料,相当于节省了一千多万的成本。

在马云挥出“新制造”大旗前,阿里云实际上早已开始默默布局,而在之后的数年内,新制造也将会是阿里巴巴的战略侧重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