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陈佩斯徒弟“一言不发”夺冠军

2019-05-03 11:19栏目:评测
TAG:

喜剧综艺节目《欢乐喜剧人》第五季落幕,叶逢春力克两位冠军热门人选张鹤伦和周云鹏,最终摘得总冠军。叶逢春是上海滑稽戏“双字辈”王双柏的徒孙,相比相声小品,他演的是比较冷门的默剧。《欢乐喜剧人》导演施嘉宁对本报记者说:“喜剧应是千姿百态的,然而国内大多数观众对于喜剧的理解,依然被固定在小品、相声之内。这一季《欢乐喜剧人》叶逢春凭借默剧拿下总冠军,让不少观众对喜剧的理解来了一次‘拓荒’。”

夺冠舞台上,叶逢春双眼含泪,流露出意外而且激动的复杂情绪。本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的叶逢春,依然还记得当时的心情,“这一路走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自己做不好,所以压力特别大。”

于无声处

叶逢春长得并不像喜剧演员,瘦削,个子不高,皮肤还有些蜡黄。他自己也说:“我应该是那种扔在人堆里能完全消失不见的路人。但外形的大众化对于曲艺工作者来说其实算是一大好处,尤其是默剧,它的表演方式决定了表演者需要调动全身任何一个部位,当然除了嘴巴,因为无法说台词。外形普通就不会去抢表情和形体的戏,观众会把注意力都放在我们的舞台表演上,这才是默剧的核心。”

别看叶逢春长得有些普通,但他的作品可一点也不普通。作为返场喜剧人加盟第五季《欢乐喜剧人》,叶逢春完全改变了上一季观众对他的模糊印象。有观众评价,“他的表演总是于无声处,击中观众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这一季第一个亮相的作品《那家房客》,在13分钟里,叶逢春扮演的租客几乎每隔10秒就会抛出一个包袱,一系列的肢体表演和丰富的面部表情,在数位出场人物和各式道具的配合下,呈现出一幕笑中带泪的故事。“这个作品的灵感来源于上海滑稽戏的经典剧目《七十二家房客》,还借鉴了周星驰先生的电影《功夫》。”叶逢春说,默剧创作最大的难点在于,在无语言的情境下把一个故事讲明白透彻,此外道具场景的设计,音乐的选择,都需要花很多精力。

叶逢春的另一个作品《病房奇缘》是他从新闻里找到的创作素材。“原来的新闻内容大致是讲,有一个同学生病做化疗理了个光头,其他同学为了给他温暖的陪伴,集体理了光头……”这种寻常生活里不寻常的感动,激发了叶逢春的创作欲望,以至于表演这个作品时,叶逢春真的在舞台上剃光了自己的头发,“很多人会认为这很敬业,但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正常的举动,因为剧情发展到那里,你就会去那么做。”

总决赛舞台上,叶逢春用默剧讲述了一个故事:一个男人收养了一群流浪儿童,最后被警察带走时,还不忘表现出这只是一场给孩子们表演的“游戏”……看着他的表演,观众笑着笑着,就不自觉地流了泪。

无人赏识

叶逢春是浙江沙湾镇人,生于1977年,从小就有表演天赋,第一次上台是小学二年级,“当时把老师和同学逗得哈哈大笑。” 求学阶段的叶逢春,看了卓别林等大师的作品,更加坚定了自己走上表演道路的决心。19岁时,叶逢春到杭州宋城演情景剧,在这里遇到了他的搭档马朋。马朋是安徽阜阳人,一个80后小伙。1999年,叶逢春离开宋城,开始在宁波、杭州、义乌等地的夜场表演,那时表演的就是默剧。叶逢春回忆:“第一次看默剧是老前辈王景愚在1983年春晚上表演的《吃鸡》,当时看了很震惊,原来无实物表演这么有意思。”

2002年在义乌表演时,叶逢春偶遇上海滑稽戏表演艺术家周国泉。出于对这个年轻人的喜爱及对他表演天赋的认可,周国泉将滑稽戏技艺倾囊传授给了叶逢春。2013年,叶逢春来到北京,在大道喜剧院师从陈佩斯,并演了《托儿》等话剧。“从陈佩斯老师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他的为人、他对喜剧表演艺术的理念等,都值得我终生学习。”

虽然演艺道路上多次遇上伯乐,但叶逢春心里明白,自己从事的工作很难获得大众关注,“在国内的喜剧类型中,默剧是一个弱势品种。”因此,除了坚持默剧表演外,他也会接很多别的表演工作,包括客串电影、电视剧拍摄等,“好在它们都属于表演的行当,和默剧比,也就是开口和不开口的区别吧。”

叶逢春坦言:“默剧无法成为主流,但我也不会给它包装成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艺术创作的价值,就是要忍受无人赏识的孤独。”

爱和歉意

就在《欢乐喜剧人5》半决赛期间,叶逢春的父亲忽然离世,叶逢春强忍悲痛坚持登台表演,被郭德纲形容是“戏比天大”。但这样的说法,却无法被很多观众所理解,一些非议的声音也开始涌向叶逢春。

“我父亲是3月3日走的,师父是2月28日。”在父亲去世前几天,叶逢春的师父周国泉也不幸离世。叶逢春回忆:“那期节目播出后,就有一些质疑的声音出来,他们都以为我没送我父亲最后一程。其实不是这样的,我父亲患病期间,我是一直都陪着他的,包括住院治疗,期间我父亲病情好转,我才重新回节目组录制。”但才回北京一天,家里又电话联系叶逢春,说父亲的病情又恶化了,叶逢春又立马从北京直接飞回老家。“到家后我陪着父亲走完最后一程,一直送他入土为安。”

叶逢春说,父亲去世后心情一直很低落,也第一时间跟节目组商量退赛。“节目组安慰我,让我先平复心情,从补位回来一路走到现在也不容易,轻易放弃了十分可惜。”最后选择坚持下来的叶逢春表演了《遗忘》,并斩获半决赛冠军。“当时没办法从悲伤的情绪里抽离出来,而且创作时间也很紧,以前的作品一般都要打磨10天以上,这次我赶回北京排练时,离录制只剩下3天。”

《遗忘》讲述了一位生活在老人院的老人,在患了“阿尔茨海默症”之后,忘了一切,依然不忘自己爱人的故事。“想去表达对父母爱情的一种致敬吧,因为我爸和我妈,风风雨雨这么多年,到老年后他们的感情依然很好。”虽然心情沉重,但表演过程里,叶逢春并没有受自己情绪影响,只是在谢幕时,当主持人郭德纲提及他父亲去世时,叶逢春才红着眼睛哽咽说,“真的不愿意在这里说这些……”

叶逢春说,父亲是在人生的低谷时有了他,所以给他起名“逢春”,更多的是一份期盼,“我一直想成为他的骄傲,可是当我拿到冠军的时候,父亲已经不在了。”

未来理想

谈及未来的计划,叶逢春透露,“今年最大的愿望就是组建一个团队,尝试做个剧场的完整默剧演出。”叶逢春也知道把默剧投入市场,需要很大勇气,“这个肯定有难度,但好在默剧可以结合的东西非常多,视觉效果也可以做,还可以融入魔术、杂技等表演内容,所以最重要的是需要一个足够打动观众的故事,这才是最关键的地方。”

如何创作出打动观众的好故事,叶逢春也有一套自己理念。“这些年来,我一直在不停地学习和充实自己,像巴斯特·基顿、憨豆先生等默剧前辈大师对我影响都很大,他们的作品都是很有智慧的,而且都特别有童心,很有爱,可以说历久弥新。”叶逢春还会时时关注新闻、影视乃至社会百态,“拓展自己的思路,在作品里融入温暖的内容,引发观众共鸣,这样的作品才会被记住。”

叶逢春还透露,下半年可能还会回陈佩斯的大道喜剧院参演话剧。“这次在《欢乐喜剧人》的参赛时间一直很紧,也没去找陈老师请教,休息了,要去好好请教一下。”“我希望舞台上的自己活成一面镜子,观众看到我,就可以照出生活里的一切。” 本报记者 李子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