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深度】工业互联网创新与发展实践_0

2019-05-26 11:47栏目:观点
TAG:

  2016年5月25日,由中国大数据产业峰会暨中国电子商务创新发展峰会(简称数博会)组委会主办,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和遵义市政府共同承办的工业互联网创新与发展论坛成功在贵阳举办。

  中国电信集团产业互联网创新发展中心主任张东发表《工业互联网创新与发展实践》演讲,介绍了关于工业企业在工业互联网方面的创新与相关实践案例。以下是演讲实录和PPT:

  作为产业发展组,任务也比较艰巨,从今年我们工作小组的目标是希望找到工业行业里能够有标杆示范,并且能够规模推广形成标准的这些方案和创新的一些思路。今天我试着用20分钟时间,通过一年半我们这个团队调研了一百多个工业企业的所见所得,以及我们认为的一些洞察、观点分享给大家。

  主要分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我们会讲到整个工业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趋势来看,我们把它抽取出一些容易理解的模型,并且我们从中标准化重点在哪些方面去做工作。第二方面是我们团队,因为我本身是做咨询的,我们做了一百多个客户以后,我们挑出了一些标杆的客户,我们去年一共做了十一个示范标杆,挑出大概五个标杆出来以后,跟大家分享看到这个趋势对我们整个工业行业来看,应该怎样去逐步形成一种规范和标准。

  这一页前面海花和政府的报告里面都含的比较多,只是提到右边这两块最新出炉的几件事值得关注。一个是我们看到工信部两化深度融合这件事在上个礼拜也专门下了文件,并且我们看到装备司协同其他司局级做的专项的示范已经开始了,各个省的经信委这个项目刚报完,最近我们也开始在部里组织评审,这件事已经开始展开了。这两件事对我们今年发展到今天来看,我们中国制造2025来看,到了这个关键时点,我们应该怎么去展开工作,从政府,从我们行业,以及从我们工业企业来看都是迫于眉睫。

  这是我们的观点,我们认为工业制造在整个工业互联网里,六个板块的智能化是我们要抓的工作,这六个板块是互相不搭噶的,但是它们之间怎么协同好,是我们从去年开始发现,在产业链里开始突破壁垒。比如昨天我们在跟一个退休的工业专家谈到,包括明天我还要去跟TCL的高管来谈这件事,怎么把我们设计的数据能跟我生产数据的IT系统打通这件事就是一个很大的命题,包括我们看到在美国、德国都没有做到。怎么把我们这些设计的数据能够动态性的变化延伸到我的动态的排程中去,这个课题是非常值得我们去探索的,不是说靠我们的软件就能实现的。这里头我们提出这六个方向以后,我们在每一块,在中国工业企业来看都需要花更多的力气去做信息化,把这每一块都做好基础以后再考虑协同。这也是我们在跟每一个企业做咨询的过程中我们推崇的一种模式,先把每一个板块做精做细,再逐步协同。

  这是我们去年5月份开始在行业里发布的一个框架,我们认为在海花的这个框架里理解的话,是占整个工业领域里包括我们各种产业链上的一个产业的框架,中国电信站的角度,我们认为站在一个龙头性的制造性的企业去看。从上面来看我们叫消费侧,从横向产业链来看叫供应链,整个产业链打通叫供给侧。从消费侧看到的我们叫服务节点,我们很多工业企业不太在乎的它的最终的消费侧的触点,这是我们在六年前形成的四网融合的咨询模型,所以很多客户也因此享受到了这种福利,我们在跟他们做规划的时候强调说,客户在什么时候接触了你,是线上、线下?形成订单了吗?交易了吗?在他体现你的产品过程中有什么样的反馈,有没有一些投诉,这都属于触点管理。所以在这里我们认为服务点的这种东西,在右下角,我们看到这四个环节,从仓库、物流开始到销售环节,都会逐步由于互联网的渗透做成O2O化,而过程中会产生很多散乱的信息,所以我们认为在这里是一个我们六年前看到的趋势。

  从今年这两个角度来看,其实发展的非常快,所以产业互联网发展到今天来看,我们不再强调说C2B也好、B2C也好、电子商务也好,而在强调的是说我企业对企业,就是我们的供给侧怎么能够联手起来,为我的消费者做更好的服务、更好的创新,所以B2B会成为这两年一个非常大的热点。在过程中的时候,这两个红色点最后再总结。

  纵向领域来看,由于我们生产网络的封闭化逐步会开放出去,这个过程是逐步通过我们看到的工业网络逐步到SCADA工业以太网,再逐步到我们的Internet网络去开放。在过程中会通过一个Internet逐渐过渡一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看到工业网络会逐步IP化,我们的管理网络会逐步下沉到工业制造网络地去,逐步融合的过程。所以在这过程中国际上产生很多的事件,在中国范围内中国电信也推动一些事情,我们也推动包括跟华为的合作,跟中兴通讯的合作,希望在这里能够把两张网变成一张网的过程中逐步做出我们的工业交换机来。最近我们欣喜地发现我们调研的两家也不错,国产也有。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纵向这个领域里发展非常快,这里会出现一些像IPv6,我们看到物体标识的发展以及我们整个IP网络的升级发展和改造。我们去每个厂看旧厂改造的时候,首先考虑的就是网络这一块。在这里我们要提到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我们由于生产线的开放以及生产线逐步会拥抱互联网、电子商务网络,在这个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海量的工业数据,这是我们从前年开始发现的一个动向,就是我们的工业企业里会逐步产生大量的数据,它为什么产生数据,我们分析了几个观点。第一个观点,他是逐步要把他的生产线柔性化、精准管理化,这是一部分的需求。第二部分,由于我的个性化的定制,会要求生产线里直接可以跟我进行视频交互,甚至进行数据交互,这部分已经开始了。这里产生的大量的海量数据就需要我们在整个生产环节中,不只是在信息系统上要采集数据,而是要从设备上做工作。我们在设备上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参数和数据要采出来,原来我们只采的是它的性能数据,它的震动、温度一些参数,现在不是了,现在我们要采到它的控制指令,甚至是每一个毫秒的脉冲的控制指令,它的节拍都要采集。这是我们工业企业的需求,这是我们纵向的角度来看。

  横向来看我会说到两个最新的动向,我们也是因为做了两个行业的调研,一个是来自于纸箱行业,还一块是来自于我们的家装、家具这个行业里,包括陶瓷。从中我们发现如果出现订单是异地的时候,其实完全是要就近化生产,由于我们的生产管理逐步完善以后,就会产生在当地就近生产的需要。这是我们去看全球最大的轮毂生产商,其实他也是这种需求,这个主机场在哪里,我做的轮毂就近生产了。他不能在这里再通过这种物流成本来运算,非常麻烦。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的生产外包这个趋势从去年11月份,我们发现非常快。在这里我们把生产商单独拎出来了,因为我做交通物流研究做了六年,我们发现在整个交通物流里延伸到生产环节的仓库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我们上个月看到亚马逊很有意思的机器人,其实都是这个趋势,电子商务刺激的电子商务仓库已经同等于我们的生产仓了,生产仓要快进快出。在这里我们看到生产仓会引入更多的自动化控制甚至是机器人,所以它会做出两个非常大的创举,第一个,我们的仓库直接跟我的生产环节打通,我们在生产环节里直接产生的质检,检测完了以后各个产品直接通过运送带自动化控制,不用人工干预,直接送到我的生产仓,生产仓完全是自动化控制的机械臂,有点像码垛机器人,它通过这种托盘这种管理模式,直接上下降,中间过程甚至不会超过2个小时,非常快。我们看到在这个里头我单独标红的就是目前在供给侧这块的变化是非常明显,也是我们很多企业要引入一些国外的咨询包括国内咨询的方法论,在这里形成。

  第一个趋势,在我们上端来看,我们看到的是产品的个性化,由于我们80后、90后个性化的需求来了以后,他会直接跟你的生产商、你的厂长甚至你工位上的工人直接对话,他不但可以随便选物流公司,随便可以在线上线下哪个地方买,他甚至可以往上走,他可以直接参与我的产品设计,我觉得我这件衣服应该怎么设计,他会直接参与设计,甚至买这个衣服的材料我来决定,不能是你厂家来决定。产品的个性化这一块会影响供给侧非常大的变化。

  第二个趋势,我们的工业企业不只是在简单的说我为了生产设计,然后再批量去铺货,他由于互联网的影响以后,他逐步会更多想办法接触用户,接触最终的消费者、买单方,这样在过程中采集的数据就会更多的让我们的工业企业逐步转向成一个服务型的企业。所以我们看到数据的服务化,就是我们今天上午总理的讲话中也提到数据经济、信息经济,我们会看到一个产品一个企业一个部门,甚至是一个单体的个人都变成数字化、数据化,这个时候我们从一个企业的转型来看,工业企业的转型尤为重要,他会逐步把他自己数字化、数据化以后,逐步接触他最终用户的数据化,导致他自己转型成一个服务商。所以制造业跟服务业的融合是天然形成的,也就是看到我们这几年GDP的数据里头,大部分的增量里反而接近于制造服务这个板块里,这块对我们GDP的贡献是很大的一块。

  第三个趋势,生产资源云化。在生产过程中有很多信息化的东西,有些是社会的东西,有些是人的东西,有些是料的东西,这里逐步会变成云化的概念。我们甚至会看到,我们的生产能力甚至在某一个颗粒度很小的能力,都会变成一个标准化甚至开放出去,在云化的过程中,供给更多的互联网开放。

  第四个趋势,连接的泛在化。11个月前,我们团队一直在行业里提,海量的数据来了以后,有没有可能基于我们目前整个宽带中国的战略以及中国制造2025的战略,如何到我的光纤,不只是部署到农村,不只部署到城镇、光网城市,我们要做出工业等级的光纤来直接部署到生产环节。几乎我们看到一百个客户里,每次跟他们谈到这块他们都是有这个需求,他工业网络里确实没有一个很好的健全的、安全的网络,所以我们当时推荐的就是工业PON,最近我们在部里汇报完了,汇报了几次以后,部里也委托我们这个联盟一起加快工业PON的制定。工业PON在ONU的末梢上已经改变了家庭了ONU的模式了,不像我们在智慧城市的这种部署方法,它需要有三防,它需要有电磁干扰的防护,电磁干扰的防护这个模块贵10倍,我们正在想办法。这件事情一定要做的话就要把价格做下来,要做成标准化的东西。

  下一个就会分析到我们几个建议,作为工业企业来看,应该怎么去转型,这种风吹过来了,我们应该怎么走得更稳健。

  第一个建议是连接的泛在化。我们总结了三个方向,第一个方向就是我们要提供这种高速度泛在化、移动化、稳定的网络互联的通道以及生产的数据云,用于海量的数据传送,包括我们要承载的多业务,我们有一个客户是非常的,他就是说我在过程中光纤上要跑多业务,我不只是数据传送,我要多媒体传送,才能丰富最终用户的体验。这种需求来了以后又要对我的网络要求更高,所以最近我们在把网络的管理引入进去。网络管理,我们中国电信原来只关心我骨干网的管理运营,我们有一个非常庞大的专业团队,天天在做网络运营。把这种体系怎么延伸到我的工厂里去,让它这个网安全、可控、可管。第二个是光纤到厂、光纤到设备,我们在7月份会发布一个工业连接计划。从中我们要定义出来怎么通过我们光纤也好、无线网也好,通过更好的稳定网也好,怎么能把设备连上网是关键。目前我们调研的情况是将近有14种到16种协议都是封闭的,像我们看到的ABB,我们看到的西门子,他们都是封闭式的自己的协议,必须打通它,通过我们的工业网关,通过我们自己定义的采集的协议软件去打通它。我们欣喜地发现国产软件已经开始变化了,这是我们跟部里在汇报的,希望能够扶持这些企业成长。第三个是通过跨设备、跨总线协议、支持生产线的多数据联网以及我们采集跟优化的生产数据,我们后面有一个案例会讲到,从我们一个大型的机械装备,这个企业叫潍柴动力,从这种企业来看,我们通过几次测试以后,这种数据采集以后确实需要数据建模。所以今年是我们工业大数据的元年,在这里要把这些真正的数学家能够转型到工业领域去做工作,这是一个新的需要通过政府引导也好、行业引导也好能够把这些大脑这些人工智能引到工业管理来。

  第二个是产品的个性化,其实这种需求来说,大家都在媒体报道里看到了红领,七年前我们团队去红领的时候是帮他铺他的网络,建他的呼叫中心,我们今年看红领可不是这个状态,我们从前年的红领发生了化学反应了,我们前年的红领能做到真的是一套单套的订单信息,能到一周内就能到你家门口,这种男装的定制能做得这么精细,它有将近1400个定制点,能做到这么精细,这种颗粒度,是由于它后面有一个大数据,我们叫版型的大数据在里面。这件事情不是简单就学得来的。第二是这里最难的一块,我们虽然表面上是节省了很多社会的成本、物流的成本甚至采购的库存的成本,从中来说,真正要解决的是说生产线怎么柔性的问题,这也是当时红领在六年前花了这么多钱去改造他的生产线,非常大的成本投进去,生产线的柔性化是非常大的一个改造。而真正最难的是你的供应商的变化,刚才讲供给侧的变化,你的B2B,你怎么让他按你的要求重新改造送货模式,我到你的生产环节,我到你的厂的时候,都重新打包了,甚至还要打上一些RFID的标签,这种改动成本都给你的下游吗,这都是一个新的问题。我不展开讲了,这里的内容非常多,我们调研完了以后也形成了这些模型和建议在里头。

  第三个就是刚才说的我们制造业真正样服务转型过程中,从中我们在四年前中国电信也尝试做了一套O2O的一个接触点的管理平台,原来我是做呼叫中心做克复出身的,逐渐延伸到销售环节、延伸到电商环节的时候,我们就发现这套平台是完全可以供客户去用的。这个过程中我们能够我们用户所有的触点,他在使用产品的过程中的数据采上来,包括格力空调,我们也帮他做了一个小软件,就是希望能采的过程中走向逐渐交互。从中我们才有可能把我们的最终用户进行分群,进行分群以后才有可能建到这种数据模型,进行精准服务和精准营销。所以我们五年前在海尔做一个尝试,第一个当时叫客户精准营销的大数据,当时在行业里影响很大。在这个模型上我们觉得很多的客户都需要这样去建模,去考虑它最终用户的分群,逐步让自己做成一个专业的服务公司。

  第四个是资源的云化,这里例子举的不是很好,大家也都知道通用跟中国电信独家合作在做这件事,我们通过调用美国的这些专家到中国的工业企业,引入进来以后也碰到很多的困惑困难,包括我们客户一些新的抱怨,我们怎么去平衡好。这里几个关键点,首先工业数据的采集和分析是工业大数据的基础,工业大数据将成为工业互联网近两年的热点。采的过程中,其实我们拿这个例子来说也是在整个我的工作内容里,在联盟里我们要做整个产业发展推广,美国叫APM,德国叫远程式维护服务,我们建议可以拿远程式维护这件事,先擦了一点边的大数据应有来尝试,在行业里推广。

  后面讲讲我们做了几个实际的验证,通过这种验证我们又得到一些启发,潍柴这样的一个客户,在三个板块里都值得我们深入去做,每一件事都值得我们做两年。第一个就是我们看到的工厂的网络化,我们通过改造它整个的(hellen)线跟我们看到的1号工厂,我们就希望看到八个工厂全部用光纤用起来的效果,最近我们正在谈这件事,通过前面的验证,事实证明,我们在三坐标定位上,我们采的数据确实有益于把这个网络进行升级。

  制造服务化这块,我们正在在发动机上做文章。

  这是我们整个的架构,这个架构也是参考美国的架构,这里供你们参考,不要去发布,毕竟这些东西在架构上还是花了蛮多工夫的,怎么去把这些软件打通,在采集端怎么定义,包括我们看到怎么去设计这些应用,也是跟客户一起我们头脑风暴出来的。

  第二个就是我们看到的,这是刚做完的实施的项目,准备在部里,因为去年已经立上了2015年工信部的示范项目的试点,我们这个项目刚实施完,是上海振华,整个码头这些设备全部通过这个平台统一管理起来。

  这是我们看到金太阳纸箱子,通过做纸箱子的B2B的C2M,我们看到延伸到C2M最终客户的纸箱包装,包装行业,再延伸到我们下面这个环节,我们能做到跨域的就近生产。我如果广东的订单,是从上海下来的,我就在上海就近生产了,这是上海的包装协会给予很大的支持。

  这是我们谈到的TCL,目前左边已经做完了,他的渠道包括他30个店的试点,包括大数据的咨询刚做完,包括他整个的送装一体化的咨询是去年刚做的一期,这个过程中我们再延伸到工业4.0,包括我们在广东尝试一个免费电视的概念在做。

  今年我们联盟这个产业工作组还有一个方向要去做,我们也是通过调研以后发现产业物流AGV引入以后,对管理带来的冲击很大,包括生产仓,从传统仓怎么转向我们的托盘,甚至托盘、机器跟货架一体化,这个是很有意思的话题,都在研讨这一块。

  这是我们上个礼拜刚发布的,517我们发布了我们的白皮书2016版,我们2015年的是5月13号发布的,在行业里大家都看到中国电信在做什么。

  这是我们在整个产业联盟包括联盟打造过程中做的一些影响力的打造,我们也希望从中形成更多的标准,包括刚才海花提到的我们四家单位,我们拿到的中国在美国的第一个测试床也是值得骄傲的一个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