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工业4.0时代,技能青年拼什么?

2019-06-08 09:59栏目:电商
TAG:

  11月3日下午,在振兴杯大赛数控车工考试现场,1号工位的参赛人员身穿工作服,戴着护目镜,不时仔细查看车床内的工件,在电脑前、操作屏前反复比照,调整参数。桌面上,各种工量具依次摆放,地面上看不到一点废料。

  在今年的振兴杯大赛中,数控车工、维修电工、快递业务员等比赛现场紧张有序,强调操作规范、强调质量标准是比赛评分规则中的一大亮点。然而,尽管几名裁判长反复强调,还是有选手连基本的防护都忘了。

  数控车床比赛的裁判长徐国胜认为,工业4.0时代,给青年技能工人提出了更高要求,质量、精度、效率、操作规范这些都是关键词。

  工业4.0真的来了

  与世界技能大赛冠军面对面是本次振兴杯大赛的一个主题活动,在华晨金杯汽车有限公司的交流是其中一个场次。

  在该公司1991年建造的车间里,去年新引进的法兰克机器人正在左侧围后外板焊接工位,按照节拍,有条不紊地依据计算机指令,完成程序。同样是去年新引进的川崎机器人,在主车身组装工位,也在配合操作人员紧张地工作

  这些新设备的引进提升了效率和产品质量,原来需要人工操作的打点、焊接,都由机器人完成,减轻了原有操作人员的体力工作强度。但是这些操作人员需要进行3个月培训,才能掌握相关操作技能,与机器人配合好。

  工艺工程师张旭东负责汽车侧围,他估计明年年初在侧围的生产线也能实现机器人化。对他触动更大的一件事是去年德国宝马公司的专家来厂指导,他们带来的理念和管理方式让整个车间都发生了变化。

  车间的有些布局变了,让员工尽量减少搬运等体力消耗;排尘装置进行了优化,减少粉尘对产品质量的影响。此外,解决问题的PDCA模式、全员设备维护的理念PDM,这些新概念都给车间的管理者和员工带来思想上的冲击。

  工业4.0元素从各个方向涌来。物流行业的从业人员,也深切地感受到工业4.0在逼近。

  1983年出生的栾峰在本届振兴杯大赛中获得快递业务员比赛一等奖,她供职于杭州百世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山东分公司。在她看来,工业4.0就是未来可以不用人送货了,事实上,她虽然踏足快递行业仅4年,却已经感受到巨大的变化正在发生。

  在该公司的中转中心,从去年开始已经实施自动化分拣。分拣人员不需要拿着笨重的扫描设备扫描条码,一个指环就能解决问题。扫描后,货物就被自动分配至送货路线上,后台数据的对接更加快速。

  拼的是意识

  雷云涛是振兴杯大赛维修电工比赛的裁判长,他在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学院执教已30年,作为电气装置项目中国队技术指导专家组组长,赴巴西参加了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此前,他曾4次作为裁判参加振兴杯大赛。雷云涛介绍,为了跟国际大赛接轨,这次比赛不像以往采用减分制,而是采用得分制,精确度,安装工艺、操作规范是重要的得分项。

  数控车床比赛的裁判长徐国胜认为,不断向青年技能人才强调高质量、高精度、高职业素养、严格操作规范的理念,才有可能缩小中国技能人才跟国际技能人才水平的差距,迎接工业4.0的到来。

  舒辉是上海航天设备制造总厂一名数控车床操作工。航天产品要求零缺陷,他们在操作中把控非常严格,一点点的超差都不允许,讲究精度。产品质量受加工方案、机床精度、车间温度和其他外界因素影响,因此对人的要求也非常高。最重要的是规范操作的意识和习惯。

  舒辉说,在实际操作中,工量具摆放,包括顺序、位置都有严格规定,置物柜也分为专门放工具、量具和生活用品3个柜子。

  舒辉是2013年获得全国技能大赛金奖后,被企业看中的。该厂数控组组长胡斌良是上海代表队的技术指导,他表示,由于企业的特殊性,在实际生产中,防护意识抓得紧,质量要求特别严。但是,企业现在也面临这样的局面:高精尖的技能人才缺口比较大。

  拼的是学习能力

  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的高级技师韩达睿是吉林代表队维修电工的技术指导,他在2006年到日本实习两年。在他看来,装备制造业大发展的过程中,维护人员的技术水平也要不断提升。以维修电工为例,不懂行的人体会不到其中的深度,现在除了电脑、PRC、工业触摸屏、人机交换技术外,网络控制等已经在现实生产中应用,这对技能人员的学习能力要求很高。

  韩达睿今年35岁,现在依旧坚持每天学习,因为知识更新速度太快。今年西门子公司又推出了新机型。新产品的型号韩达睿脱口而出,这些都是通过阅读各种资料、各种书获知的。现在,韩达睿能阅读日文和英文的材料。

  远在新疆的新潜泵业有限公司,一线员工也切身感受到工业4.0越来越近。

  1994年出生的赵立鹏这次代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参加数控车床比赛。他是今年应聘进入新潜泵业公司的。这是一家做农用地下潜水泵设备的企业,去年年底,公司新引进一批数控车床。该企业已经多年没有大规模引进年轻人,大多是60后、70后老员工,擅长操作普通车床,很难上手数控车床。

  赵立鹏和其他年轻同事用数控车床干出来的活,让老员工觉得很新奇,干活快、质量好、精度高,他们也想学。但是要熟练掌握新技术在数控车床上的应用,老员工还需要学习很多车床操作以外的知识。

  拼的是基础

  有一个事实是赵立鹏不得不承认的,厂里已经习惯操作普通机床的那些老师傅经验更足。

  数控车床裁判长徐国胜认为,尽管现在数控车床比较普及,但是普通车床是基础,熟练操作普通车床,受力、角度等才能掌握得更好。

  在华晨金杯汽车有限公司车间的每一个工段上,都有一块看板,记者看到,在其中一块看板的本周重点板块,详细要求如下安全:正确佩戴劳保用品;质量:提高质量意识;生产:按节拍生产今日重点是观察全车工位自动焊接质量。此外,还有一个板块是员工技能矩阵,所在岗位需要什么技能,都需要详细列出来,做成田字格,如果都是空白,说明很不了解,如果4格都涂黑,说明不但自己能熟练操作,还能指导其他人。

  参赛选手、 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工何绪昆,在吉林省的振兴杯选拔赛中拔得头筹。他是企业的维修电工,专修电缆故障。尽管现在设备升级换代了,但是能够迅速探查故障点就是何绪昆的基本功。提起何绪昆的拿手绝活,公司同事说的也是这一点。

  栾峰从一踏足快递业就是一名客服人员,现在已经成为一名管理者。在这次比赛中,要考察选手的收寄、分拣等基本操作,栾峰认为自己的强项是第二道题:给30票快递排序,用最优化的方案规划路线,录入电脑。这些,都是栾峰必须要掌握的基本功。

  德国专家给张旭东留下的最深印象是执着和较真的劲儿。中国的青年技能人才,要的正是这股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