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注重工业文化谨防“互联网+”虚火过旺_9

2019-09-11 15:18栏目:案例
TAG:

  日前,工信部已启动一批工业强基工程项目,批准实施94个智能制造试点专项行动。工信部新闻发言人张峰表示,中国已开始实施制造强国战略,促进中国制造迈向中高端。搭上创新驱动战略和信息科技革命的快车,无疑会加快我国由制造大国走向制造强国的步伐。

  我国企业要应对全球竞争,实现国际化,由大变强必须从提升产品质量、品牌力和文化软实力等方面实现。接受记者采访的工业和信息化部工业文化发展中心主任助理、中欧工业4.0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韩强认为,创新创业的驱动需要强大的制造业做支撑,除了注重产品质量,软实力也是破局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关键。此外,在当前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互联网+的氛围下,不可忽视制造业和传统产业,应关注传统制造,谨防互联网+虚火过旺。

  软实力破局传统制造业大而不强

  《中国制造2025》部署了全面推进实施制造强国战略,其顶层设计中有一个重要部分提及得比较少,即,注重提升工业文化、工业精神、创新能力、品牌、质量、制度、知识产权等工业制造的软实力。韩强说,制造强国的评价标准不仅仅依靠工业发展规模、技术水平、资源结构等硬实力指标来衡量,它还包含品牌、质量、知识产权、创新能力、服务水平等因素,即工业软实力。它体现的是工业管理的方法、制定规则的能力、经营管理的理念、工业的精神和可持续发展的水平。

  韩强坦言,我国经济发展到今天,一定有独特的理论基础和制度、文化、思想。但是100多年来,我国没有系统总结出与制造业相关的制度、理论、文化,例如广泛盛行的德国工业4.0、摩尔定律、蓝海战略、奇点理论等,都是我们在用西方经济学的理论指导我国的工业生产和现代化进程。工业文化是工业制造的灵魂和倍增剂,我国在追求物质生产的同时,需要更多关注现代化工业生产的精神文化,加强对工业文化、工业精神的总结,推动工业转型升级。所以,我们不但要输出物质产品,还要输出基于现代制造业的精神产品,反过来提升我国制造业水平。韩强说。

  韩强说,我们提到日本车会想到省油、漂亮;提到美国车会想到结实;提到德国车会想到耐用;提到中国车大部分人会想到便宜。其实,我国目前的生产实力完全有能力生产一流的产品,却仍然摆脱不了低端廉价的印象。这都是我们对质量、品牌等的关注度不够。

  谈到我国制造业发展应注重从哪几方面着手的问题时,韩强说,第一,政府要引导企业界,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产品和品牌形象的提升。第二,媒体要注重宣传引导。以德国为例,德国常播放一些包括圆珠笔、糖是怎么制作出来的生活大百科、纪录片等工业文化内容,让民众从各个年龄段接触工业制造文化。我国在文化引领上,也应多注重对广大公众进行现代科学、现代生产的宣传,更多关注产业界人物,关注匠人精神。

  此外,从企业角度,提升制造业最关键的还是要转变思维,增强实力。与以往单纯地关注技术提升、产品质量、生产数量、降低成本,打通渠道等不同,现在的企业还必须多关注商业模式、金融手段、客户互动、知识产权保护、品牌塑造、企业社会责任等。从这些角度着手,可使企业更好转型升级。韩强说,现在制造业的整个制造过程正在朝柔性制造转变,更加注重客户需求,例如让消费者决定生产什么样的产品,在生产过程中要考虑与消费者增强互动,增加其参与感。

  关注传统制造谨防互联网+虚火过旺

  目前,我们不乏看到一些现象,很多创业者把注意力放在新奇特和互联网本身,只要加上互联网思维,动不动就估值几个亿,高得离谱。过分关注互联网金融,导致投资者和创业者都不冷静了。韩强认为,该领域的创新虽然需要,但是太多的社会资源放在此处,创造过去没有的需求和产品,例如手环、智能手表、上门服务等,就会形成技术、资本、智力的拥塞,容易导致新一轮浪费。

  我国提出互联网+战略是非常好的事情,但也需看到一些误区,社会氛围和产业都缺乏一种对+后面的关注,缺乏对制造业、对传统产业的关注。韩强说,倘若企业不能够进行合理的估值,这样的虚火会对国民经济中的一些关键领域、支柱产业带来错误的导向。制造企业的创新应是电脑和机械、工程等结合在一起进行完美融合,而不是仅仅依靠电脑,更需要工业创客。

  企业的创新、转型升级一定要认准根基。谈到此话题,韩强深有感触,他说他在欧洲考察时,欧洲非常注重传统产业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欧洲,每个工业制造公司几乎都有自己的实验室,通过各类机械实验、物理实验、化学实验等,注重加强基础理论的研究及实践。基础打牢了,再进一步实现提升及创新性的研发设计。依靠稳固的传统产业,欧洲的制造业逐渐发展壮大,成了全球工业制造的楷模。

  创新制造创造良好的体制机制环境

  就如何为我国的创新制造创造良好的体制机制环境,韩强给出了以下四点建议。一是打造中小微企业公平竞争的环境。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不仅仅需要关注大型企业,需要更多关注中小微企业。比如三证合一、设立中小企业创新创业基地、给企业贷款和基金扶持等。

  二是注重产业协同发展,全方位、全产业链支持企业创新,尤其是支持中小微企业的创新。韩强以德国为例:德国的工业体系,能够让小微型企业在创业、创新的全生命周期都能够有很好的产业配套支持。他曾在德国拜访一家新能源电动汽车公司(IMA),发现这家公司只有6个人,总投资500多万欧元,创业2年时间,做了一款名为COLIBRI单人新能源小汽车。其中,支撑6人公司创业成功的是各个环节产业链的有机协调。

  三是注重市场的开放,消除中小企业创新的壁垒。最后,韩强提到,要宽容创业失败者。为创业失败的人提供基本保障,从保险和机构扶持等方面为创业者减少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