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工业4.0时代:中国技工人才“干旱喊渴”_8

2019-06-26 14:09栏目:案例
TAG:

  5月29日,福建一处工地车间内,一名焊工正在作业。据了解,当地农民工,尤其是具有专业技术的农民工非常紧缺。

  题记

  工业4.0时代,对工人的需求量可能没有那么多,但并非不需要工人,反而,对工人技术会要求更高。

  作为广西制造业的龙头企业,柳工目前对焊工的最高期待也只是每年有5~10人能够独立进行机器人程序编写和维修,2~3人能够对产品设计、工艺流程、现场生产布局等进行优化改进。数量需求不再是中国制造的唯一话题。

  未来的发展趋势将是机器人的程序化操作越来越多代替人的操作,生产效率、产品质量也将得到更大的提高。

  焊接,作为制造业中的常见技术专业,人才更迭放缓的背后,是我国技工人才能力和数量全面干旱喊渴的缩影。

  毕竟,不管怎么变化,手工操作还是机器人操作的基础,只有能将两者结合起来才会成为真正的未来工人。

  最近,两名来自广西石化高级技工学校的学生冉毅立和陆龙增在第19届LINDE金杯国际青工焊接大赛上获得第一名,这个消息着实在焊接领域火了一把,因为气焊历来是欧洲国家的传统强项,而两位技工新人为中国在这个项目上实现了获奖零的突破!

  这个消息,让广西焊接领域的两位师字辈儿的人又喜又充满期待。

  广西石化高级技工学校校长助理孙杰利直言,期望获奖学生能成为招生的梧桐树引来金凤凰,学校焊接专业每年可以接纳学生五六百人,但2013年只招到100多人,去年有所回升招了285人。

  广西柳工机械股份公司(以下简称柳工)的大师级焊接技师廖国锋师傅则期待,焊接专业如果因此在职业院校火起来,则意味着更多更好的徒弟会来到企业。廖国锋是国内焊接行业中的高手,是可以拿起焊枪和机器人比精准度的人物。经他培养和指导的电焊工达500多人,并且其中多数已成为技术能手。可是今年,他却只挑选到两名新徒弟,而且挑徒弟越来越难。

  焊接,作为制造业中的常见技术工种,人才更迭放缓的背后,是我国技工人才全面干旱喊渴的缩影。

  尴尬

  国际摘金专业却遇招生难

  冉毅立,这个19岁的小伙子正是刚刚在第19届LINDE金杯国际焊接大赛上获得钨极氩弧焊赛项的冠军。可是他当初选择这个专业却有些无奈,用冉毅立的话说,自己是来自大山深处的孩子,高中毕业后,因为家庭经济条件的限制,本想进入大学学习的他为了减轻家中经济负担才选择在高职院校就读焊接。而如今在国际上拿奖归来,不少同学慕名而来向冉毅立和陆龙增讨教,这才让他们心中对当初选择的焊接专业有了更大的信心。

  这次拿奖回来,算是为以后的学弟学妹给点信心,也树个榜样,现在是技术时代,没有一门技术很难立足。冉毅立感慨。

  确实如同冉毅立所说,如今整个社会从工业经济为主,转向以知识经济为主,不难发现,在知识经济阶段,开展经济结构调整、产业机构调整等,最需要的是高素质的应用技术型人才。然而,在我国的教育体系中,高职(专科)这一真正为国家输送应用型人才的地方却不受待见。虽然是高考招生的最后一个批次,但每年的高校招生计划,高职(专科)都占40%以上,在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严峻的背景下,高职毕业生就业率却逐年攀升。但就业率的光鲜并不能掩盖招生录取时的尴尬,去年近5万名分数线上考生放弃填报高职(专科)志愿,录取后也有相当比例的考生不报到,放弃就读。

  初中毕业考高中,高中毕业考大学,大学毕业再求一份坐办公室的职业,这是一条中国孩子的标准化培养路线。尽管大学毕业生就业形势日趋严峻,却根本无法动摇家长们的决心。有的孩子几乎从上大学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就业困境。即便是这样,家长们依旧不肯为孩子选择技工学校。当工人,似乎成了一个孩子教育失败的标志。孙杰利对当下职校冷、大学热的社会现象感到相当无奈。

  眼下高职院校的招生季即将到来,孙杰利也在计划将两个孩子获奖的例子作为招生宣传的金字招牌,人们认为学而优则仕,认为电焊工人社会地位不高,所以没人愿意下车间当技术工人,造成了企业招不到工人,技校招不到学生,有岗无人、有校无人的局面。所以我希望能以他们做例子,让大家对焊接这个工种有新的认识。

  急迫

  技能人才现在未来均紧缺

  与学校难招到生源的情况相对应的是用人单位对焊接类人才的渴求。

  技能水平越高、经验越丰富,收入也会相应地水涨船高。孙杰利对焊接专业招生不景气充满了忧虑,他说:直到现在大家提到电焊工,还停留在几根铁条焊成铁架的年代,类似于街头的铝合金门窗加工点。但是实际上焊接专业的技术含量非常高,操作和经验会直接影响到产品质量的好坏。上至神十上天,下到蛟龙探海,哪一样都离不开焊接,焊接这种技术含量高的技能已今非昔比了。

  如今,一些用人单位为了能让学生更好的适应企业环境,甚至将生产线搬进学校。广西石化高级技工学校就在五菱集团投资了一条生产线,用以培养学生,以便学生在进入企业后可以直接迅速地融入工作环境。

  在各大高校毕业生投身于漫漫求职路上时,像刚刚在国际上摘金的冉毅立和陆龙增,毫无悬念地成为了企业眼中的香饽饽。冉毅立告诉记者,因为自己今年毕业,所以已经选好了一家待遇丰厚的公司;而陆龙增虽然明年才毕业,但从得知获奖到如今短短一个月时间里已经有好几家企业向他抛出橄榄枝。

  据孙杰利介绍,如今焊接专业的就业方向主要集中装备制造、安装业和企业服务三个方面。技术好的电焊工,供不应求。孙老师说,每年不到毕业季,用人单位就会提前联系学校要学生,即使这样也不一定能招到人。

  孙杰利还介绍,目前广西石化技校正在跟上汽通用五菱合作实施焊接机器人生产线的人才联合培养,学校开设了机器人焊接方面的课程。随着工业4.0时代的到来,整个焊接行业对人才的需求量可能没有那么多,但对技术会要求更高,未来工人竞争会更加激烈。

  技师

  焊工不是那么容易炼成的

  处于中国工程机械行业领跑地位的柳工,在国际化战略不断深入的背景下也非常需要熟悉焊接机器人操作、程序编写的人才,如同廖国锋一样的大师级技师在柳工已是企业的宝贝。

  廖国锋有多重要?澳大利亚ROBBO公司也看上了以他为代表的柳工焊接力量,主动上门寻求合作,将每年1000多台套挖斗、四合一斗、叉车架等产品交给他们生产,每年新增产值150多万元。他以工人焊接专家的身份,多次到天津、江阴、镇江等地的子公司进行培训和技术支持。

  然而他在焊接的道路上成长成才也是相当漫长的。1993年,刚满18岁的廖国锋从广西横县职业中学农村机电维修专业毕业,进入当时的柳州工程机械厂技工学校生产实习工厂,接着在柳州柳工齿轮有限公司做电焊工。

  随着工作的展开,廖国锋发现,电焊工这碗饭,可真的不是那么好吃。一开始,焊出来的焊件不是不牢固就是有缝隙,要么就是不平整,形象差,比起有经验的师傅们来,那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廖国锋说道。

  焊接有平焊、立焊、横焊、仰焊,每个方式都不一样,需要一样一样地学。由于焊接的不规则性,有些焊位地方狭小,必须蹲着、跪着,甚至趴着才能施焊。有的则要高昂着头,伸长了脖子才能焊接。有时,同一个姿势要保持一整天,一整天干下来,连腰都直不起。更为辛苦的是,干这一行,走上岗位时任何时候衣服都得穿两层,戴着帽子,焊渣(铁水)达600多摄氏度的高温,溅到身上也有200~300摄氏度,碰到皮肤会留疤。采访中,廖国锋卷起袖子,他的右臂仍可清晰看到当年因铁花溅伤而留下的点点疤痕。

  企业

  出色人才培养成本很大

  而如同廖国锋一样凭借努力而干出成绩的焊接工人不少,企业也为培养一名出色的焊接工人承担着巨大的成本,目前柳工主要是通过与各类院校合作办班和自己培养两条腿走路的方式来培养焊接人才。

  2009年,柳工出台了《柳工技能专家评定和管理办法》,为一线技术工人的职业生涯设计了两条发展通道,一是走管理序列,从班组长、基层经理向中高级经理的职位进行发展;二是走专家序列,从技师(高级技师)、技能能手、技能专家向技能大师的职位进行发展,大批优秀技术工人因此从中受益。第二年,一线工人中即有2人被聘为柳工首批技能大师,同时还有7人被聘为柳工技能专家、30人被聘为柳工技能能手。评聘的级别直接跟每月的津贴数额挂钩,从1000元到5000元不等。

  然而,一名焊工从初级走到高级,并没有什么捷径,柳工目前最高的期待也只是每年有5~10人能够独立进行机器人程序编写和维修,2~3人能够对产品设计、工艺流程、现场生产布局等进行优化改进。

  焊接技术随着信息化技术的发展,目前正处在机器人技术迅猛发展的时代,未来的发展趋势将是机器人的程序化操作越来越多代替人的操作,生产效率、产品质量也将得到更大的提高。但是,不管怎么变化,手工操作还是机器人操作的基础,只有两者结合才会成为最强者。廖国锋深情寄语这一行的学子们,希望学生多学机器人操控的知识,适应未来职业发展。

  他也期待着新时代智能型工人队伍越来越庞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