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PMI艰难抬头制造业苦熬荣枯线下_1

2019-04-17 14:44栏目:案例
TAG:

  在刚刚过去的9月,代表着未来市场预期的信心风向标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自今年下半年以来,第一次抬头向上。尽管如此,它仍然处于50%荣枯线以下。通常,只有当这一指数高于50%时,才被会被专家们解释为经济扩张的讯号。

  10月1日,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发布的2015年9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9.8%,较上月上升0.1个百分点。该指数最近4个月以来首次出现小幅回升。这是自2008年年的金融危机以来,过去7年中,PMI最低的一个9月。对于中国传统制造业而言,传说中的金九银十已经成为过去。

  眼下,面对国际需求疲弱、大宗商品价格滑坡、欧美制造业回流的形势,以及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需求放缓的态势,中国的传统产业想要突出重围,必将经历转型升级的阵痛。突破国内国外的重重压力实现飞跃,中国的传统产业正面临着一场战争。

  产业之困

  赵雄飞明显感受到了2015年以来中国加工制造业企业承受的压力。他是西门子中国研究院负责流程与运营管理咨询的一名高级顾问,今年以来,他已经接触到100多家企业向西门子咨询转型升级的解决方案。这些企业大多是分布在长三角和珠三角的民营企业。往年,赵雄飞一年接触的这类客户不超过30个,而且大都是销售团队寻找来的。今年情况大为不同,这些企业主动找到西门子,希望获得解决方案帮助它们走出困境。

  清之华电力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张学对这种压力的感受更为明显:他的很多客户在今年都推迟了项目,甚至取消了订单。张学表示,我们服务的客户有些也是没有办法,经济放缓之后他们的业务也变少了,加上经营压力比较大,对于这种改善基础设施的项目就没那么大需求了,有些签了订单就说要推迟几个月,还有些干脆取消了订单。我们最近受到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另外,我们的订单少了,供应商的情况也会受影响。

  这些压力直观的反映在统计数据里。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今年前8个月,中国进出口总额下降7.7%,其中出口下降1.9%。8月当月的出口下降了6.1%。传统的出口型加工制造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另一组数据更为直观。据国家统计局2015年9月28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8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69.97万亿元,同比增长1.3%;1-8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3.77万亿元,同比下降1.9%,降幅比1-7月份扩大0.9%。其中,8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4481.1亿元,同比下降8.8%,降幅比7月份扩大5.9%。

  装备制造业的利润在收窄。2015年1-8月,中国通用设备制造业营业务收入为29952.7亿元,同比增长1.5%,利润总额为1845.9亿元,同比增长0.6%;专用设备制造业主营业务收入为2.23万亿元,同比增长3.5%,利润总额为1216.7亿元,同比减少3%。2015年8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9.7%,比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降至临界点下方。2015年9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9.8%,比上月微升0.1个百分点。这些数据显示,现在的中国制造业正在经历萎缩发展阵痛。在外需不振的情况下,这种阵痛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

  转型之战

  企业们纷纷开始自救。

  总部位于深圳的小家电企业艾美特曾经有一半的收入来自为日韩的企业做贴牌代工。2014年以来,这部分收入急剧下滑。加上日元贬值的因素,用艾美特董事长蔡正富的话来说,日本的订单现在做一台赔一台。

  艾美特想的办法是瞄准国内市场。为了配合国内市场的销售,也是为了应对劳动力和地价成本的压力,2014年艾美特在九江设立了工厂,并计划逐渐把深圳的大部分产能转移到九江。新工厂中配备了最新的设备,可以降低劳动力的使用,同时提高生产效率;而且九江的劳动力也比深圳便宜很多。艾美特并不是个例,其实从2010年开始,珠三角企业向内地搬迁的趋势就已经开始。对于逐成本而居劳动力密集型企业来说,内地二三线城市的工资成本低,而且离国内市场更近,加上搬迁之际可以对设备进行升级,内迁是一个必然的选择。

  还有一些企业选择的是外迁。由于劳动力技术要求较低的纺织、服装加工、皮具加工等产业,很多国内的企业选择迁到了东南亚,甚至更远的非洲。

  还有一些传统装备制造业将大量的资金投入研发,并探索商业模式的创新。沈阳机床集团由出售机床变为出售机床的使用时间,并试图布局云端制造,让个体用户登录互联网自行设计产品,为个体用户直接制造产品。尽管这些尝试还处于初级阶段,但已经是中国装备制造业自发转型升级的一个代表。

  高端装备制造业的日子好过一点,不过这些企业也在重新调整战略。沈阳的新松机器人正在降低企业对汽车行业的依赖。据新松机器人副总裁王宏玉介绍,成立之初,新松机器人90%的收入都依赖汽车产业,现在已经在逐渐改变,今年新松机器人对汽车产业的依赖已经降低到70%,下一步会调整到50%左右,让企业行业对企业的影响变小。

  王宏玉表示:现在我们调整后客户也主要是高大上的行业,这些行业受宏观经济环境影响不大,比如银行。我们的服务机器人就主要卖给银行。再比说婚庆,不管经济形势怎么样,大家结婚不能耽误。我们也在做种种努力避免受到经济下行的影响。减少对汽车的依赖,然后其它行业做增量。

  不过王宏玉也感受到了宏观经济形势的压力,前几年企业销售收入每年增长40%-50%,今年预计在30%-40%,未来几年可能保持这个速度。有影响,但影响不大。王宏玉说。

  在王宏玉看来,目前国内的传统产业确实面临一些困境:普通的生产制造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市场,他生产的东西卖给谁。专家也说了,数字化智能生产之后,东西卖给谁?首先得做市场定位。现在很多制造业面临的问题是生产的东西已经过时了,没有增加新的内容,所以需求马上就下来了。

  但这些都是可以改变的,对国内的加工制造企业来说,首先要研究市场,做好市场定位;其次要做技术积累,提高产品性能。比如国内的机床行业,进口的机床数量还在增加,为啥咱生产的卖不动呢?还是档次比较低。王宏玉说。

  国家战略

  配合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国家的战略规划已经做好:对内是中国制造2025、对外则加大国际产能合作。

  2015年5月8日,国务院印发了《中国制造2025》的规划,提出了中国制造强国建设三个十年的三步走战略,而这是第一个十年的行动纲领。规划中指出,尽管中国制造业规模已经全球第一,但制造业大而不强,自主创新能力弱,关键核心技术与高端装备对外依存度高,以企业为主体的制造业创新体系不完善;产品档次不高,缺乏世界知名品牌等问题。

  解决上述问题的主线是加快信息技术与制造业的融合。将大数据、云计算、数字化等技术运用到制造业之中,实现智能制造。

  埃森哲2015年9月发布的报告《物联网:推动中国产业转型》指出,到2030年,以传感器之间互联互通为核心的物联网有望为中国额外创造1.8万亿美元的GDP增长,其相关产业将对GDP贡献1.3%的增长率,其中制造业、公共服务业和资源产业等三大产业从物联网技术和相关商业模式的发展中获益最大,这三类产业在物联网创造产值中的比重将达到60%以上。

  而在埃森哲亚太区战略和可持续发展的董事总经理彭莱(PeterLacy)看来,尽管中国目前不同地区工业发展程度并不一致,工业1.0至工业4.0并存,但实现制造业的跨越式发展是有可能的。有三个因素支撑着他的这一判断:第一,中国消费者对于基于互联网和基于智能技术的科技的接受力和接受医院是最强的;第二,此基础上新的商业模式在不断创造出来;第三,中国的市场化改革正在推进,对私营经济和创新型经济的支持力度明显提高。

  对中国制造业的未来,塔塔集团中国区总裁宋哲(SujitChatterjee)也表示乐观:我们相信未来制造业仍将是中国经济重要的一部分。所以银行保险和制造业,将是我们未来关注的重点领域,也是未来我们盈利的增长点。未来这两个行业会需要很多数字化的服务,包括关于云、大数据、自动化等方面的服务,这对我们来说意味着很大的商机。

  另外一项战略是国际产能合作。也是在今年5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的指导意见》。在9月大连的达沃斯论坛上,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介绍到,目前已初步圈定哈萨克斯坦等15个开展产能合作的重点国家,遍及亚洲、欧洲、拉美和非洲。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的第二批产能合作项目已经确定,总额达300亿美元。中方将和一些具有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的跨国公司开展产能合作,共同开辟第三方市场,目前已和法国在核电合作上有所进展。

  不过这种产能合作还面临着一些挑战,尤其对中国的民营企业来说,对国际市场的不了解可能为投资和经营造成很大的风险。

  新奥集团首席国际业务总监姜域介绍,几年前新奥就在接触俄罗斯和中亚市场,关于合作谈过很多次,但目前还没有真正落地的。俄罗斯中亚这个市场和中国不同,跟欧美差别也很大。对一些中亚国家来说,石油天然气是国民经济中最核心的资产,它不可能让这些完全基于商业条件来做,而且决策的流程并不透明,这就会给我们的投资带来风险。姜域说。